168网站分类目录大全 » 网站目录 » 下载电影 » 互联网+ » 文章详细 订阅RssFeed
上门做饭火了:四菜一汤68元,90后排队“上岗”
开菠萝财经 2022-12-09 23

自古“民以食为天”。如今,新的一门生意——请人上门做饭,开始在一二线城市流行起来,然而它是“昙花一现”的火热,还是能成为一门持久的生意,从业者至今也还未找到答案。

都说现在的年轻人消费降级了,没想到,在“吃”这件事情上,还挺舍得花钱的。

不下厨、不点外卖、不吃预制菜,他们开始请人上门做饭了。

最近,社交平台上涌现出不少“上门做饭”的自荐帖,供应最多的是北京、上海、深圳,也覆盖成都、重庆、长沙、合肥等新一线和二线城市。

顾客可以自主点菜或从私厨提供的菜谱里挑选,食材可自备或代买,收费按菜品数量计,市场价约在4道菜66元-88元、6道菜88元-128元、10道菜128-300元不等。

乍一看,这门生意似乎有点眼熟。没错,在2014年的O2O创业潮里,上门做饭可是明星创业项目,多个私厨上门类APP都曾获资本加持。只不过,在商业模式难以为继和外卖平台的崛起下,逐渐退出了互联网的舞台。

现在,外卖吃腻了的年轻人,又要重新拥抱“上门做饭”了?

的确,这几年,上门做饭的供需市场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。需求端,是没时间、没精力、没技能,却有着越来越强烈的新鲜、健康、特色的餐饮需求的年轻人;供应端,是灵活就业、努力搞钱的90后斜杠青年、兼职小能手。

也正是这样的供需双方,让“上门做饭”这门并不新鲜的生意,多了几分网红的气质,在互联网上流行起来。但要说它能火多久、赚多少钱、是否可持续,从业者们都还没找到答案。

一、这届年轻人抛弃外卖,请人上门做饭

合肥的Yoke,是误打误撞入行的。

她的两个弟弟是当地一家饭店的厨师,前段时间,饭店因为疫情加装修歇业,两人只好在家待业。有一天闲聊时,家人提起,现在上门做饭很火,他们也可以接单试试。

Yoke在小红书上给他们发帖做宣传,没想到,当天就有人打来电话预约,还是个家庭聚会的大单子。

但好巧不巧,就在要上门的前一天,弟弟接到饭店重新开业的通知,必须赶回去上班。面对第一个来预约的客户,Yoke不好意思放鸽子,加上自己本身厨艺也深得家人和朋友的认可,决定鼓起勇气自己上。

第一次上门做饭,她带上一个小伙伴当助手,一口气给客户做了毛豆烧鸡、红烧肥肠、爆炒鱿鱼、莴笋烧肉、青椒炒肉丝、皮蛋豆腐等13道菜,收费300元。

对方对她的厨艺很是认可,前两天,又预约了她来给周末的朋友聚会做饭。

从业不到一个月,Yoke的回头客不止一个。

一位年轻的独居女性,平时工作忙碌没空做饭,只能每天吃外卖,在刷到她的“自荐”帖后,很快联系到她。在吃了一顿她做的减脂餐后,希望她能够每天晚上都上门做饭,但因为距离比较远,她只能偶尔过去。“昨天她还跟我说,实在不行,可不可以隔天去一次。”

上门做饭火了:四菜一汤68元,90后排队“上岗”

Yoke在客户家做饭 受访者供图

在北京、深圳这样快节奏的超一线城市,有类似需求的年轻人更多。

11月初,北京的小可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“上门做饭”的帖子,不到一个星期,已经有40多人找来咨询和预约,“大部分都是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上班族,工作忙下班晚,到家就想吃口热乎的饭菜,自己没时间也没精力做。”

考虑到距离和时间,她选择了就近的三个客户。

第一单是一个身在南京的女孩远程预约的,请她在家做好饭菜,闪送给在北京的男朋友。第二单是一个三口之家,宝爸宝妈上班忙,又想让孩子吃到健康营养的饭菜。第三单是一位独居男性,希望请她在周末中午做一顿湘菜,改善伙食。

深圳的毛毛,是上门做饭这个新流行起来的行业里,为数不多的资深从业者。

今年年初,她所在的教培公司解散,待业在家期间,喜欢烹饪的她,几乎每天都会学一道新菜品。在社交平台看到有人分享上门做饭的经历后,她也跃跃欲试。

从今年8月开始到现在,她已经把代厨做成了全职,拥有不少固定的客户。“基本都是一周上门两次或三次的日常需求,大多是工作日的晚餐。”

据她总结,请人上门做饭的人群大致有三类,第一类是自己不会做饭、常年吃外卖的上班族,第二类是会做饭但没有时间精力或者嫌麻烦的年轻人,第三类是要照顾老人孩子忙不过来的宝爸宝妈。

除了这些日常需求外,多人家宴、朋友聚会、公司团建,是上门做饭最常见的场景。

还有的人,是看中了“私厨”做地方菜系的手艺,对食物灌注了某种情感寄托。

“北漂”小青是重庆人,擅长做川菜,来找她上门做饭的顾客,有不少是因为“想念家乡的味道”。

“有一个年轻人说,他的外婆是重庆人,外婆去世后他再也没吃到过正宗的川渝味道,请我去给他做一顿饭试试。

还有一位大哥,也是因为很久没回过老家,想念家乡菜。”小青说,对于这种“有故事”的订单,她很难拒绝。

二、90后兼职当“私厨”:有客源、没钱赚?

说起来,私人代厨,也不是什么新鲜的生意。

2014年O2O创业潮时期,市场上就曾涌现出不少“代厨”项目,并深受资本青睐,“回家吃饭”“爱大厨”“好厨师”“烧饭饭”等一系列相关APP上线。

据报道,截至2017年,“回家吃饭”平台注册用户达到350万,家厨数量4万,覆盖北上广深。“我2016年刚怀孕时,总用‘回家吃饭’点一些地方美食,记得那时候很想吃螺蛳粉,是一位柳州的厨师做的,很正宗。”一位北京用户告诉开菠萝财经。

不过,受食品安全监管、盈利模式限制等种种因素影响,2020年,“回家吃饭”平台暂停运营,其他上门代厨平台也逐渐没了声音。

如今卷土重来的“上门做饭”,与这类标准化的家政服务,还不太一样。

首先是从业者变了。

在大众传统认知里,上门做饭的,要么是专职厨师,要么是传统家政服务从业者。但现在上门做饭的“私厨”,几乎是清一色的90后,且以兼职为主。

Yoke、小可和小青,都是有本职工作的年轻人,但因为相对比较清闲,基本能在晚上5点半到6点准时下班,每天接一单晚餐不成问题,周末和节假日则能全天兼职。

她们入行的原因之一,无一例外都是“喜欢做饭”,能从烹饪本身和食用者的正向反馈中获得成就感和价值感。“被夸做的菜很好吃,对我来说,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。”Yoke说。

上门做饭火了:四菜一汤68元,90后排队“上岗”

上门做饭“自荐”帖 来源 / 小红书

尽管有看中商机的从业者已经开始组建代厨团队,但目前大多数上门做饭的,都是私人对接的雇佣合作,更接近按次付费的体验式服务。

也因此,上门做饭提供的菜式选择更多,收费方式也更灵活,大多按菜品的数量来定加工费,也会根据烹饪的难易程度有所调整。

在北京,主做川菜的小青,4道菜88元、6道菜99元、10道菜168元。刚入行的小可定价是,4道菜68元、8道菜98元、10道菜128元,如果食材有剩余,会征求客户的意见拼凑一个简单汤品,代买菜、洗碗需要另付钱,距离超过3公里收25元交通费。“不过目前远距离的人员需求量较多,后期可能会考虑对菜品价格进行上调。”她补充道。

相比之下,二三线城市的收费标准更低一些。合肥的Yoke,做2-3个菜48元、4-5个菜68元、6-7个菜88元、8-10个菜138元;5公里范围内免费,每超出1公里收2元交通费;并免费代买食材。

在入行更早的毛毛看来,这样的市场价,与三个月前私人上门做饭刚出现时相比,已经很“卷”了。“因为有固定的客源,我现在的定价是一餐100-300元不等,一般4个菜收费100元、10个菜最多300元,如果是难度比较大的,比如要处理海鲜之类的,价格会稍微调高些。”

上门做饭火了:四菜一汤68元,90后排队“上岗”

毛毛上门做饭的日常 / 受访者供图

对普通的上班族来说,一顿饭要至少多花几十块钱,并不便宜。但多位受访者均表示,“订单多得接不过来。”

不过,上门做饭的时间成本太高,再加上需求最大、业务最多的一线城市交通时间长,兼职的私厨们,几乎不可能频繁大规模接单。

“像我这种熟练工,基本上4道菜1个小时能搞定,如果有炖煮型菜品至少也得1个半小时,再加上打扫厨房卫生,基本就要2个小时,路上时间也要半小时到1小时不等。”毛毛说,即便是她这样的全职从业者,一天最多也就接三四单。

其他兼职的私厨们,满打满算,一周也只能接三四单,除去基础交通费用,收入大约有几百元。“从收入回报和付出的时间精力来看,这一行的性价比是很低的。”

三、老项目新玩法,能“咸鱼翻身”吗?

很多兼职从业者的初心是纯粹的,但当“喜欢”变成“工作”,如何提高工作效率、获取客源,还是被摆上了日程。

因为客户大多需要代做晚餐,最近,毛毛就在考虑如何充分利用上午的时间,“现在很多上班族喜欢吃轻食,我在想能不能在家做好,中午给他们配送到工作地点。”对她来说,这样也能增加一笔收入。

前不久因为上门做饭登上热搜的95后女孩张要红,就在成都组建起了一支拥有四五十名厨师的代厨团队“干饭集团”。

除了按餐收费,成都代厨团队“干饭集团”还推出了会员充值和包月定制服务。比如,代厨每天上门做一餐,雇主自己买菜洗碗,双休1800元/月、全勤2500元/月,如果需要厨师买菜和洗碗,收费要再加700元-1000元。

上门做饭火了:四菜一汤68元,90后排队“上岗”

上门代厨团队推出的套餐价格 来源 / 小红书

团队运营,可以节省不少沟通成本,通过高效调配,人力价值也能最大化。

然而,从个人兼职私厨到全职代厨团队,行业的发展路径,似乎又要回归几年前的平台运作。但过去让一众代厨平台铩羽而归的种种问题,如今有解吗?

当年,上门代厨项目最受质疑的是其商业模式和盈利能力。

不同于上门保洁、上门收纳、上门按摩等到家服务,餐饮是非标行业,不同的人口味不同,私厨更是高度依赖厨师的烹饪技术,以及与客户口味需求的匹配度。也因此,厨师太少或者兼职,难以满足客户需求;全职厨师太多,人力成本高,需要足够多且稳定订单量,容易陷入价格内卷。

代厨平台深陷困境,外卖平台却在资本助推下,通过价格补贴战,迅速抢占年轻人市场,并覆盖了家庭、办公、聚餐等各种各样的场景需求。现在,年轻人又要抛弃外卖、重新点菜?

从多位受访者的反馈来看,在二三线城市,上门做饭仍然属于偶然性需求,经常发生在家宴或朋友聚会、改善伙食、生病加班等特殊场景下。

而稳定的日常代厨需求,更集中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这样的超一线,但在这些城市,因为客户分散、交通距离远、物价水平高等原因,一个代厨的人力成本会急剧攀升。

也因此,在北京、深圳,目前并没有拥有全职厨师、规模化运作的上门代厨团队。在这些城市承接上门做饭业务的从业者,似乎也还没有“成团”的念头。

事实上,相比把这份副业发展成长期的事业,他们还有更近在眼前的问题需要考虑。

比如食品卫生和安全,为了避免纠纷、厘清责任,从业者几乎都会自觉地办理健康证、出示体检报告。更谨慎的人,也不会帮雇主购买食材,只提供到家服务。

因为从业者大多是女性,上门的人身安全是她们最担忧的问题之一。也因此,有人明确表示“不接独居男性的订单”,也有人会提前向朋友家人告知自己的位置。

“一般我到地方之后会给男朋友或者闺蜜发位置,现在我的客户比较固定,他们都知道我大概哪个时间点在哪里,如果过了时间我没有出现,他们也会采取一些措施。”毛毛说。

到目前为止,第一批从业者们的经历都还算顺利,但当行业走红并逐渐壮大,其中的隐患和风险,可能在所难免。

刚入门的从业者们,并没有想到很好的预案,他们只是觉得,能把兴趣和赚钱结合起来且行动自由,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。至于能赚到多少钱、怎么“做大做强”、还可以坚持多久,还要等等再说。

*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Yoke、小可、毛毛、小青为化名。

转载请注明。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dir168.com/artinfo/125700.html

我要评价0 个回复